水库、水井完全干涸
2021-03-28 12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云龙村是云南干旱最为严重的地方之一。130多天滴雨未下,水库、水井完全干涸。当地政府连续两年在每家每户修建的家庭小水窖,成为村民唯一的“水源”。

“这样缺水,村民们都不舍得浇水种地”,李学富扛着锄头来到地里,一锄挖下去,十几厘米深仍是没水分的干土。“我们村已经5年没有再种过水稻。有钱人家买米吃,条件差的只能靠政府救济粮,或是吃包谷饭。”

2013年春,云南省的连续干旱进入第四个年头。中新社记者一行来到正在遭受重特度干旱的云南省楚雄州采访。

今年刚40岁的李学富,多半头发已经灰白,手上满是厚茧,在哀牢山深处的云龙村当了10多年村官的他,面对连年旱情无奈地说道:“这几年,村里完全变了样。”

同样为干旱所困的元谋县姜驿乡,近1.4万农业人口中近半外出务工。“正常年景的话,外出务工人数大约在4000人左右。”姜驿乡党委书记黎建勇告诉记者:“连年干旱,土地没盼头。农业损失非农补,政府通过就业指导、经验交流、维权培训等方式,有序组织大家外出务工,这些年也取得一定成效。2012年全乡外出务工的农民带回了约600万现金。”

如今,尽管小春作物已绝收,肖祥云每天仍会到地里松土、备耕,“下雨了就可以开始种烤烟”,肖祥云笑着说,“再旱,也要努力活着。”

土地本是农民赖以生存的资本。在云南旱区楚雄,许多农民却不得不选择放弃土地,踏上背井离乡之路。李学富说,“云龙人观念保守,世世代代都守着土地活着。如今,村里40岁以下的青壮年几乎走光了。”春节刚过,他的儿子、儿媳、女儿都去省城昆明打工,“原本1100多人的村子,如今只剩下600多人的老弱病残”。

记者来到永仁县莲池乡向阳新村时,村民肖祥云正拉了一车水到自家水窖,他说,“家里还有父母在,不放心离开”。在当地政府的资助补贴下,肖祥云家挖了3个水窖,通过雨季存水来度过干旱。水窖存水用完了,就开车去十几公里外新建的提水站取水。“家里四口人,还有四头猪、一头牛。吃的喝的用一个水窖,剩下两个水窖用来灌溉农田。”肖祥云说,每一滴水都要用在刀刃上,一盆水洗完脸再洗菜,洗完菜再喂猪,总之要最大化利用。

离开是为了更好地生活,但也有人留下坚守。“旱怕了”的人们开始逐渐转变抗旱观念,当地政府也从被动抗旱向主动抗旱转变,通过实施调水、引水、蓄水工程,兴建水利设施帮助农民生产自救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jkfoejos.cn山东省文登市工域种养殖专业合作社 - www.jkfoejos.cn版权所有